公告:支付宝首页搜索数字:3027571 每日领取大红包!

那年十八岁 | 九妮(长篇纪实小说) 第二十三章 丛林迷路

时间:2018-08-07 | 点此发自己的信息

    

谨将此文献给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斗中英勇顽强、威震南疆的炮九师战友们!想念你们!

   

 九妮     

    2012年6月30日




    第二十三章  丛林迷路

    

    第55节  寻找战时的记忆

    

    由小梁前边带路,我们向646高地出发。

    路很难走,当年的小路已经改道。走到这里,我的上衣已经湿透。我的挂包里重量不足三公斤尚且如此,战时,我们要背差不多50公斤的重量,那还不得把人累死?

    王国良、颜峰我们三个,当年吃苦最大。每周最少要下山背送二次给养,每天轮流去后山背水,白天值班侦察敌情,夜间潜伏站哨。真要命啊,但那时年轻少壮,硬挺过来了。在战火中经历过千锤百炼的我们,还有什么坎迈不过去?!还有什么难挺不过去?!生活中遇到的种种困难,只不过是小儿科。

    一瓶矿泉水咕咕嘟嘟喝下肚里,竟然止不住渴。休息一下,继续爬山,山上有个清泉池,到那里我要洗个澡,再喝些山泉水。

    俗话说,看山跑死马,别看这646高地近在眼前,其实还远着呢。在山半腰拍了一张那马村全景。

    太阳出来了,有人在山中间围一大片地方养了几十只山羊,还养了几头牛。

    山路越来越陡,体力耗的很快。看,小梁也累地走不动了,他向我要水喝,我告诉他说:“水已经喝完了,空瓶子还在,到清泉池我用瓶子灌,让你喝饱......”

    站的越高,看的越远。这就是炮兵侦察员的兵种优势。我们为炮火指示修正目标,随时随地为指挥员提供战场情况。我们有灵活的大脑,有明亮的眼睛,敌人隐藏的再好,也能被我们发现蛛丝蚂迹,并最终消灭他们。

    站在这里,那马村的千年古树、蓝球场、民房、村东三岔路口、盘龙江南岸的甘田村和盘山公路,还有那一座座大小不一,高低层叠的熟悉山峰尽收眼底。

    清泉池附近的山洞,洞口已经瘫塌。我仍然记得洞里很大,可以容纳一个连队,千奇百怪的钟乳石倒挂在洞顶上。是被山洪冲垮?还是被当年越军的重型炮弹炸塌?我努力的寻找能给我答案的蛛丝蚂迹。

    小梁说:“姚老兵,想进去看看吗?我带你进去。”

    “不用了。”我回答他说,拍张照片做个留念就行了。

    由于不便进洞查看,离开时我观察了四周的地形地貌,仍然不敢肯定这就是当年的那个山洞。

    小梁说:“你说的山洞就是这个,附近再没有其它山洞。”他的话我只当做参考,如果就是这个山洞,那么清泉池就在这个洞口东边不远。找到清泉池时,我就能肯定这个山洞是或不是。

    通往芭蕉坪的那条山涧小路,似乎也已改道。当年敌特工偷袭我们的那个夜晚,因迷雾太大,能见度也就十米左右,敌特工在这附近的一个小岔路口迷失了方向,最终的下场是被高炮部队用高机平射,有三名特工被打成蜂窝状,死于乱枪之中。

    根据地形地貌分析,这个位置就是当年的清泉池。经过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山洪冲淤,这里变成一个小凹坑,没了泉水,也没了当年的池。这里有一条从山上冲下来的水沟,在雨季,应该是排洪通道。记忆里,这一带落过不少重型炮弹。

    我突然想到,刚才在山半腰看到一个羊圈,旁边挖了一个不小的池塘。也可能是放羊人故意修改了水道,方便储水,才使原来的清泉池遭灭顶之灾。

    我在林中转悠,寻找当年的记忆。这一带曾有不少大树,现在也看不到了。难道我走错了路?这道悬崖难道是观察所上边十多米处?向前又走几步,眼前是一个绝壁,右边也是绝壁。我对这个地形明显没有印象,就在我傍徨时,石缝里传来“咕咕”的响声,这声音有点像蛇吞鼠时发出的警报声。我往后退,后退.......我不太喜欢蛇这种动物,特别是毒蛇。右脚踩在一块青石上,石上的青藻让我滑了一脚,石头哗啦啦滚下悬崖。我赶忙紧抓住草根.......好险。

    路在哪里?路在何方?!

    由于没有路能走,我俩分开去寻找能通过的地方。

    已经看见了观察所的大至位置,草深林密路陡,就是走不过去。我在林中转圈圈,体能早已耗尽,干渴难耐,好不容易前进了十多米,面前又是一个绝壁深渊。我大声叫喊小梁,想知道他在什么位置。没有回音,我打通了他的手机,我俩又退回来汇合在一起,他被热得面红耳赤,头上、脖子里、背上沾满了草碴和树籽。

    他望着我,用试探的口气说:“老兵,没有路了。这几年发了几次山洪,山体多次滑坡,还有地雷,要不,咱下山吧,这山没啥好看的。”我明白他也累得够呛,但累归累,相隔二十多年,不远万里来寻找我十八岁的足迹,累又怎样?这个新兵蛋子,还想忽悠本老兵。我曾在这里战斗过数月,林中有没有地雷我心里再清楚不过。

    “如果你嫌太累,可以先下山去,我慢慢找.......”我对他不客气的说。从上山到现在,他已经是第三次说这种泄气话了。此时,我对眼前这个年轻人极不感冒。

    小梁看出我不高兴,转身沿峭壁继续前行。

    我此时终于明白:经过专业训练过的越军特工,在偷袭我们的那个夜晚为何会在迷雾中失去方向!

    电影《高山下的花环》中靳开来在密林丛中行军时手举砍刀开路,当听到上级首长在电台里命令穿插部队必须几点到达指定位置时为何大发牢骚:枪毙好了!统统枪毙!!

    收复老山战斗中,14军的一个穿插营在密林中走散而不能准时到达指定位置。到达攻击位置时,一个穿插营只跟上了二个排,其余在密林中走散遭到炮火拦截而损失惨重......

    646高地是我生活战斗了几个月的地方,地形和草木再熟悉不过。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不带装备辎重,竟在密林丛中耗去二个小时,仍末到达观察所位置,而且还带有向导!我们的军事指挥员在将来的实战中制定作战方案时,一定要考虑到山岳密林中无路可走的因素。

    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再苦再累也要向前!向前!!向前!!!

    没有人命令我必须在几点准时到达观察所,但我还是不愿停下那越来越沉的脚步!人在饥渴难耐,体力严重透支时真是生不如死。此时才能真正体会到在办公室衡温下品茶、读报、工作、聊天是多么享受的一桩美事。还好,这点点劳累和我战时的经历相比,只是小菜一碟,毛毛雨。

    我心态平稳,面无惧色,战时的感觉正在被我慢慢品嚼。这次老山之行,我需要的正是这种效果。

    这里是646高地的主峰。

    这一片丈高的杂草地带正是我们观察所的前斜坡。唉!满脑子装着向前、向前、向前,结果走过头了,到了观察所的前边了。

    这四朵芦苇花右边看过去,那个凸起的山鼻子才是我们观察所位置。

    小梁说:“老兵大哥,真不好意思啊。我其实也没有去过你们观察所,我平时顶多到山半腰的咖啡地和柑蔗林干点活,让你走这多弯弯路......休息一会,我带你上观察所。”

    “就到这里吧,今天你辛苦了。这段斜坡是不能走过去的,观察所前边二十米可能真的埋有地雷。”我回答小梁说。

    “这里没有地雷,我知道没有。”小梁内疚的同时,似乎要坚决带我上观察所了。

     1.webp.jpg

    图:作者在646炮兵观察所老照片1985

    

    然而,我清楚的记得,36师侦察排长徐英超在知道观察所遭敌特偷袭末遂后,多次建议在观察所前边二十米斜坡布雷,以免腹背受敌。这个军校刚毕业不久的学生官火急火急、说干就干的性格,我是了解一二的。我们撤下去以前的确还没有实施布雷,谁知道他们和后期轮战部队会不会在此布雷?后期的中越边境大排雷,这里肯定不在排雷范围内,还是小心为好。

    我感觉今天运气不佳,两个眼皮老是巴嗒巴嗒跳。该不会是好兆头吧,原地休息,冷静一下,再做决定。到这里时,我的白衬衣像是在土灰路上滚过一样脏污。芦苇花上飘落的白毛毛从领口掉进衬衣里痒得我直抓挠。

    646高地是我终生难忘的地方,小梁虽是土生土长的那马村人,他无法理解参战老兵对这山、这水、这村和这里乡亲们的那份情怀。

    当年我们初上观察所,山上住着40师炮团侦察兵和42师的侦察员,我在网上查过有关资料,没找到42师参战的有关记录,让我有些不解。

     

    拍这张相片时,我凌空站在观察所的大石头上。连长瞪了我一眼:“不想活了?!”小青山上的越军侦察兵可是拿着望远镜寻找我们呢。但我心里有底,雾尚未散尽,他们看不见。

    山还是那个山,水还是那个水。只是再也听不见炮火的轰鸣和40管火箭炮有节凑的尖啸声。芭蕉坪山上有火箭炮部队,每当向敌人发射时,一溜溜拖着火红尾巴的弹丸从观察所上空呼啸而过,场面十分壮观,战场上最好听、最美妙、最有音韵旋律的炮声,就是40管火箭炮发出的一连串“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声。

     

    在小石洞休整期间,我和刘世界、杨刚欣都有书信往来。1991年和2008年,我两次去郑州卷烟厂寻找战友刘世界,都无功而返。我把这些同生死共患难的铁血战友照片发在网上,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找到他们!     

    


注:2008年在网上联系到了36师侦察排长徐英超,他现在山东烟台税务系统工作,徐英超又通过郑州公安局的战友,从户口薄上查到了刘世界的下落。2008年10月21日,徐英超战友打来电话,告诉我已和刘世界联系上。遗憾的是,当年聪明活泼的刘世界,已想不起来当年的任何战友。老徐说,刘很冷漠,电话里听得出他很不耐烦。当问起还记得姚万富吗,他说一点没印象了,不认识这个人,还记得打过仗,但情节早忘得一干而净。


     

    由于体力严重透支,干渴难耐,我心里又有点烦燥不安。于是决定今天的行动到此为止,不打疲劳仗,留下点遗憾,以待下回。有些事情过于完美未必是好事,小有遗憾也未必是坏事。

    2.webp.jpg

    我拿出从广东带来的红色条幅拍照留念。

    那马观察所位置特殊,前方视野开阔,整个战区,六连观察所是捕捉目标最多的观察所。我连观察所在参战的中后期,由于成绩突出,成为全团的战斗值班观察所。

    老连长告诉我,我们的六连还在,只是老部队的番号换了,现在被编入第一集团军。炮十六团六连是一个有光荣传统的连队,思想过硬、技术过硬、作风过硬。1964年参加南京军区大比武获得过优异成绩,全连荣立集体二等功。          

    向在1175.4高地和东山一线牺牲的战友敬礼!向在战争中牺牲的战友敬礼!你们是真正的英雄!

    遥望1175.4“上甘岭”高地主峰,我心中无限感概。战时,当敌人的导弹和炮火向主峰轰炸时,我们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却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次次呼叫炮火,向敌人发射中的炮阵地进行火力压制。

     

    这位不知名的士兵,胸前挂着“光荣弹”。他在遥望自己的家乡吗?还是在思念自己的爹娘?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但远方的老山主峰告诉我,士兵坐的位置正是1175.4“上甘岭”高地无疑!胸前的光荣弹正在无声的告诉自己的爹娘,告诉祖国和人民:宁死不当俘虏!人在阵地在!誓于阵地共存亡!!

     4.webp.jpg

    图:士兵与光荣弹 1984

    

    从这位士兵幼稚的脸上,看得出年龄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不知当年的他是否凯旋归来。战友,你在哪里?现在可好?

    正前方就是当年步兵的主战场那拉口,中越两国的将军们在这里摆兵布阵,为争夺每一寸土地,双方的士兵为了本国的利益在这里呐喊撕杀。有多少士兵在弹雨中倒下,尸横山野,血流成河;又有多少士兵从这里起步,加入到人类残废人行列,终身用拐杖和在轮椅上苦熬余生;有人再也见不到光明;还有人落下战争后遗症,在孤寂中忍受疼痛。

    人类呼唤和平!我们不要战争!!

    远方越南境内那座长了半边绿树的山,海拔654米,名叫小青山。和我们观察所的高程差不多,越军在小青山上设有观察哨。我军的大片步兵阵地暴露在敌人眼皮底下,一举一动,能被敌观察哨看得清清楚楚。

    我调整望远镜的视度,当年的旧战场一揽无余。

    为了在军事上保持己方的地形有利优势,这些高地在你拼我杀中曾反复移手。在这方圆几公里的地方,倒下了双方无数的年轻士兵。

    观察所的下方既然找不到上去的路,前方这百米斜坡又怀疑暗藏隐患,我决定下山了。这时,我的手机玲声响了,是“老山女兵”谢楠打来的电话。

    “喂,老乡。现在到哪了?”女兵问。

    “在646高地,刚才在林中迷路了,好累呀。”我回答她说。

    “哈哈,可千万别踩着地雷哦.......那就一下子成了轰动全国的头条新闻了........哈哈哈........”女兵的善意提醒和开怀的笑声,让我的心情愉快起来。女兵好细心啊,她竟然猜到了我的处境,而且这个问候来的这么及时。

    小梁在前边带路,我们越过一段杂乱的灌木丛,从另一条小路下山。一棵被风吹歪了的香蕉树挡着了路,小梁从香蕉树上摘下几个金黄的香蕉,我坐下来休息,吃着美味可口的香蕉,想着今天没能登上观察所的准确位置,我仍然有些遗憾。拿出挂包里装的那个空矿泉水瓶,用手指使劲抠动山坡上的土壤,一把一把的将土装进瓶子里。我要把这红土带走,让这瓶红土伴随着我生活的每一天,直到我离开这个世界。

    装满瓶子,紧紧的扭上瓶盖,小心的把土放进挂包里,心中多了一份安慰。我站起身,摘下帽子在脸上擦了一把汗,发现小梁用异样的表情看着我,他被我无声的痴情感动了。他转过身,有意识的避开我的视线。小梁拔通了妻子的手机:“告诉咱妈,杀鸡宰鸭,让老兵中午在咱家吃饭。可记清了......”

    下山的小路在山半腰出乎我意料竟和当年走过的小路重叠。小路两侧有很多突出地面的大黑石仍是老样子。只顾着重温当年从这里经过时的幕幕往事,不小心被横在山路上这个三角石绊了一跤。我的天,这两块石头还在。岁月的风雨虽然早已吹干、淋净当年染红了石头的血迹,但它们似乎有意提醒我当年发生在这个位置的旧事:当年为了贪那块床板而被敌人炮火撕碎了的那个17岁士兵。

    7.webp.jpg

    图:小侦察兵在这里牺牲  2008

    

    我拍下这张照片,心中阵阵绞痛。我深情地呼喊:兄弟!人们早已睡上“席梦思”床了,那张木床板咱不要了!你是否还记得回家的路?走!我带你回四川老家。 


作者简介

九妮,原名姚万富,唐河县源潭镇马湾村人,军旅作家。原炮兵第九师16团6连老兵,1984年入伍,1984年6月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1987年退伍。


感谢微信公众号 源潭天空  支持



相关信息
典博网|唐河信息平台

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2018
豫公网安备 41132802000252号
豫ICP备1400186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