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支付宝首页搜索数字:3027571 每日领取大红包!

那年十八岁 | 九妮(长篇纪实小说) 第二十七章 难忘今宵

时间:2018-08-10 | 点此发自己的信息

    

谨将此文献给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斗中英勇顽强、威震南疆的炮九师战友们!想念你们!

   

 九妮     

    2012年6月30日

  




第二十七章  难忘今宵



第62节  热烈欢迎六连老兵回家


    连队的会议室里,荧光屏上显示一行字,“欢迎六连老兵回家!”联欢活动正有序的进行着,我在六连老兵联欢会上发言:

    "战友们,27年前,我们从祖国各地云集在这里,从那时起,我们有了战友这个称呼。1984年,部队奉命开赴云南参加保卫边疆的战斗,经过战火的洗礼,让我们战友之间又增添了一层特殊的元素——生死兄弟。今天回到连队,我有一种回娘家的感觉,从战友们的笑脸上我读到了激动和兴奋。六连,是我们人生,在最重要阶段曾经生活成长过的地方,我为曾经是这个英雄连队的一员而骄傲......”

    这次回部队,连队老领导没少费心,总算梦想成真。

    老兵们想回连队看看的愿望非常强烈,到了连队,才知道连队的基层官兵更想见见当年的参战老兵们。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人为安排,我们这次回连队,只有几个连队值班兵在宿舍。我们即将离开连队时,士兵们外出“海训”才回来。

    1.webp.jpg

    图:开心的老兵们回到了娘家 2010

    

    我注意到,我们在宿舍参观时,六连的新战友们在马路上列队,透着玻璃窗在好奇的向我们观看,当我朝队伍举起相机时,带队的军官发出“向右转,跑步走”的口令。呵呵,虽然“人在军营,身不由己”,那又何必把老兵同新战友们人为隔开,老兵们很愿意讲讲当年前线的战斗往事,新战友们又何尝不愿意听?这是军队,新老兵交流一下对连队的建设绝对没有坏处,切不可把老兵当外人,防敌特窃密固然重要,但要分场合,我们曾经都是六连的兵啊。 

    2007年,我在网上遇到一位湖南籍98年入伍的炮十六团一营老兵,在我的博客看了我的战斗回忆后留言:老班长,我叫佘协梦,咱是一个团的,我98年兵,看了你的回忆录,为能是16团的兵感到骄傲。在部队时,我们听说咱们部队在老山打过仗,总是想从指导员那里了解些有关消息,但知道的不是太多,在部队见过有一批钢盔,上面还有弹孔,听说是你们当年打仗时戴过的,我和战友们很激动,还戴在头上试试。

    小佘还给我留下了电话号码,在东莞时,他和几个战友星期天开车去看过我,看得出,他们对部队参战时的经历很有兴趣。

    现任边指导员向老兵们介绍了连队近几年的情况,通讯员拿来一本“功劳簿”,请参战老兵们每人写一句话。

    老连长许正楼在功劳簿首页上写道:

    祝六连全体官兵身体健康,事业蒸蒸日上    2010年8月7日

    老班长在功劳薄上写道:永葆英雄本色   

    副班长姚志杰在功劳簿上写道:难忘军旅生活,难忘青春岁月    

    颜峰在功劳薄上写道:六连万岁    

    强风民在功劳薄上写道:难忘老山战斗岁月  

    姚万富在功劳薄上写道:英雄六连  英雄侦察班   

    中午在连队聚餐,又找到了当兵时的感觉。现在的卫生条件和伙食标准比以前好多了。

    饭后,现任指导员小边悄悄跟老连长许正楼说:“许参谋长,连队的新战士们都想和参战的老前辈们合个影,能不能满足这个要求?”

    老连长说:“可以。”

    集体照相后,侦察班的6个新战友欢欢喜喜的也和我们照了一张,这个合照挺有意思,兵龄跨越二十多年。

     3.webp.jpg

    

    图:六连战友军营合照 2010

    

    连长许正楼和侦察班长汪如申战时是一对亲密搭挡,646高地观察所,他俩是当家的,配合很默契。战友相聚,除了公开场合,我们当然要私会一下。

    老山一战回来这么多年,2007年我们三个才又通过网络重新取得联系,从那一后,电话和短信从未间断,虽然只是简短的几句问侯和祝福,已经够了。

    战时,老班长立了三等功一次,一等功一次。对班长个人立功,我心服口服,他是团里的功臣,无论是敌后侦察,炮轰敌机场,还是击毁1250号目标(敌炮兵旅),这功给得值。我呢,我老姚呢?出生入死几个月,枪里来,弹里去,连个嘉奖也没得,多年来,我心里一直是委屈的,好多年后,心中这个疙瘩才慢慢解开。

    我对汪如申说:“老班长,对于军功章,你有两个,我有三个。”

    班长看着我,有点不解,我笑呵呵地说:“我在收藏市场买的,一等功一枚,二等功一枚,三等功一枚,全部是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军功章,绝对正宗,这三枚军功章,我只花费了270元人民币,至于军功章背后的故事,我不晓得也无法晓得。另外,我还收藏了600多枚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等历次国内战争的勋章和纪念章,包括清朝的、民国的勋章我都有。”说完这些话,感觉自己话说多了,但已收不回来。

    老班长说:“万富,你本来就是好样的。”这么多年不见,老班长的说话风格还是那么严谨,让人找不到半点破绽。

    我现在不但也有军功章,而且比班长还多,别说那不是我自己的,在我家放着,就是我的。为了圆军功章梦,我出差时总爱逛古玩收藏市场,见了就买,竟买了一大堆,其中不乏水货,我乐此不彼。

    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当年在战场上没有立功,竟产生如此大的军功章心结,有点好笑,还有点傻冒。我把那些年代不同,时间跨越百年的各类军功章、勋章、奖章、纪念章分类放于几本收藏夹中,有时在想,这些军功章的主人在哪?他们获得勋章时是什么表情?为什么这些锈迹斑斑的玩艺儿经过多年漂泊现在在我手上?无数个为什么,让我心里豁然亮堂起来。

    有句老话怎么说?“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的一切,都将淹没在浩瀚的历史尘埃中。

    广州一个养狗专业户老板听说我收藏很多军功章,牵了一条德国黑贝狼犬要给我换,我说你拉倒吧,你这条狗天天吃肉,我得多少钱养它?那人又找过我几次,看他对军功章那么感兴趣,挺舍得出价,我只留下三枚,其余全卖给他了,玩烦了。

    连长在战后立了二等功,我一直不知道,还以为连长没立功,常替他鸣不平。当我问连长当年立功了没有时,连长说:“立了,团里给记了个二等功,部队返营后,本打算转业,最后部队决定把我留下来了,军人嘛,服从就是了”。

    班长问:“连长,这么多年过去了,问你个事,当年是谁决定让我配合军区侦察大队去敌后侦察的?”

    连长回答说:“当时我也不知道,命令下来,让我带一个侦察兵去团里报到,营长王玉江说:‘老许是一连之长,他走了,六连咋办?’后来调整了人选,让营部马红你们三个去。10多年后,吃喜酒遇到老营长王玉江,说起此事,才知道是侦察股长徐小丹和参谋长定的。”

    班长说:“从接到命令起,我就开始准备后事,说实话,我当时没有想到能活着回来。”

    “马排长呢?现在有联系吗?”我问。

    班长说:“我退伍前见过,现在没消息。”

    “马红战后立一等功,老早就转业了。”连长接话说。

    ……

    我们相约,在适当的时侯,找个机会一起回老山看看,毕竟,在我们的生命里,那是无法忘掉的地方。

     


    第63节  兄弟连共唱战友之歌

    

    指导员黄建新没有误了战友聚会这班车,他正生病住院打着点滴(指导员转业到无锡市),知道战友聚会的事后,特的给我打了电话。我问他病情如何,不行就别来了,我们去医院看他。他说:“这些年可想大家啦,难得聚一回,我是一定要过去的。”下午2点联谊会开始前,他匆匆赶到了酒店,指导员今年五十多了,虽然生着病,精神还不错。

    一见面,指导员问我:“晚饭怎么安排的?”

    我回答:“AA制,已经安排好了,三桌。”

    指导员说:“兑什么钱?晚上我安排三大桌,弟兄们这么多年没见,把那三桌退了,我请客!”

    “谢谢指导员,已经安排好了。”

    我们谈起了打仗时的事,指导员说:“姚万富,你文章里写我战前很紧张,那时全连谁都没打过仗,刚接到命令谁心里不怕?在平远街时,我说全连60多个弟兄,我要把你们全部安全平安地带回来,这话我说过,也做到了。”

    我在重新整理这篇文稿时,把原文中记述指导员的片段删除了,原文中这样描述连队战前的情景:


    就在这风平浪静的时候,连领导去团里开了次紧急会议。指导员回来传达会议精神,他说,根据师里通知,部队近期要进行一次实弹射击训练,希望大家不要紧张。

    指导员黄建新是江苏盐城人,平时一脸严肃,从不见他有一丝笑容。当他讲到请大家不要瞎猜,不要紧张时,我观察到他的面部表情已相当的紧张,我坐在他面前,见我注意着他的表情,他不自然的转了一下身,叫住从外面进来的卫生员李克清:小李,去给我倒杯茶来。

    在接下来的几天,各排开始擦试武器。文书忙着发加急电报催探亲、外出人员火速归队。汽车兵忙着把问题车开进汽修厂,兵工厂派来了火炮检修员。最引人注目的是姚启栋副团长已转业地方后,又重新奉召归队。

    老兵们猜测,部队可能要去打仗了!


     我只是如实记述当时的情形,对指导员并无贬意,很显然,指导员在网上看到了这段文字。

    看见汪如申,指导员开心的笑着说:“你们两个,汪如申、姚万富,我给你们俩都做过思想工作。”

    汪如申马上收起笑容:“什么时候?”

    指导员肯定的说:“去敌后侦察出发前,我为你送行,看你心情很沉重,我劝你不要有思想包袱,要轻装上阵,全连官兵期待你胜利归来。你把一块手表从手腕上取下来递给我,让我交给你母亲。”汪如申笑了,说是有这亊,那时我们侦察分队毎个人都抱着必死的决心。

    我微笑着没有说话,但指导员超强的记忆力令我叹服。

    黄建新在担任六连指导员期间,的确给我做过思想工作,也是唯一的一次。那是部队凯旋后,连队开始分批分次回家探亲,各省的兵都有份,唯独没有河南籍的名额,我当时告诉新来的指挥排长许兴荣:“连队领导也太欺负河南兵了,立功受奖,河南兵占比例少,回家探亲已放了二批,没我们的份,明摆着欺负河南人。”许兴荣把这话向指导员反映后,第三批探亲的名单中就有我了。

    探亲回到部队(15天探亲假期间我闪电式结婚了,没请示),指导员把我约到团招待所旁的杉树林中,林子里放了两张黄色小木凳,地上还放了一杯茶,很显然那天约谈不少人。指导员开门见山:“姚万富,你知道今天为什么找你谈话吗?”

    我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回答:“不知道。”

    指导员严肃的看着我,把脸拉得老长,一开始气氛就很紧张:“你这个同志,以前表现很好,战后表现可不怎么样,从小石洞开始,我就注意到你情绪波动很大,内务不好好整理,工作作风稀稀啦啦!”

    呵呵,小石洞评功评奖后,情绪低落的何止我一个,整个部队几乎是普遍性的。一个炮弹壳的铜皮就能造出许多军功章,为什么不多造点?每人发一枚,就不会出现这种状况了。

    因为打仗,八四年该退伍的一批老兵留队一年,战后不久开始退役。老兵们退伍后,连长许正楼宣布:“任命!侦察班姚万富同志为侦察班长,强风民同志任副班长。蒋计专同志任电话班长,蒋小杰同志任副班长。邱喜发同志任炮一班班长,赵铁成同志任炮四班班长……”1984年入伍那批兵,经过战火洗礼,开始担任连队骨干。

    当了班长,全班的人都在看着你,工作不做好都不行.

    担任班长不久,团里调我去军嶂山侦察兵集训队带兵。还记得, 侦察大队由三连连长姚永根担任队长, 五连指挥排长张广根任侦察排长(战后从五连侦察班长提的干)。我自知在部队时日不多,最后这班岗一定要站好,人总是有荣誉感的。从那时起,心情开始好转,在军嶂山那半年多时间,全身心投入训练,精神一直处于最佳状态,以实战经验带出一批新学员,茫茫的军嶂山,留下了难忘的军旅记忆。

    集训队结束前,队长姚永根对我说:“姚万富,要没记错的话,84年师里侦察兵大比武,你是第一名。”

    我点头说是。

    姚永根看着我说:“这次侦察兵集训,你带的二营侦察分队又获得多项第一,我最大的权限,只能给你报请个四等功(团嘉奖)。”

    我说,我不要。

    姚永根不解的问:“为什么?”

     3.webp (1).jpg

    图:指导员(右)、屈健在联谊会上 2010

    

     “我是快走的人了,嘉奖对我还有什么意义?你要是真给,这个团嘉奖就给我班里的新兵陈康吧,这个兵很能干,鼓励他一下。”姚永根同意了。86年我退伍后,王国良接任侦察班长,87年王国良退伍后,陈康接任六连侦察班长。

    ……

    这次战友相见,人生的阅历,让我重新审视指导员,感觉到不善言笑的他,有非常可敬又可爱的一面,是个内心感情十分丰富的人。

    联欢会开始了,战友们坐在圆桌会议室里,话筒往下传,一个不隔的讲述自己这些年的生活经历和对战友的思念之情。自由发言这段时间,我整理了一份战友通讯薄,在文印部印了几十份,分发给战友们,以后联系就方便了。

    照集体合影前,我提议由肖平生指挥,弟兄们唱支“战友之歌”, 没想到,好多年没唱了,歌词竟没忘,这群年近半百的参战老兵雄风不减当年,歌声还是那么嘹亮:


    战友战友  亲如兄弟  革命把我们  招唤在一起  你来自边疆  他来自内地  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  战友战友  这亲切的称呼  这崇高的友谊  把我们结成一个  钢铁集体  钢铁集体  战友战友  目标一至  革命把我们  团结在一起  同训练同学习  同劳动同休息  同吃一锅饭  同举一杆旗  战友战友  为祖国的荣誉  为人民的利益  我们要并肩战斗  夺取胜利  夺取胜利


    大家着唱歌,蒋计专负责录相,他去年在香港旅游时买了台录像机,可能还没玩熟,至今我也没看见他录制的片子,他忙生意,可能太操心,顶上几根稀毛已盖不住头皮,有毛不算秃嘛,呵呵,估计回家后忘了录相这回事。

    4.webp.jpg

    图:六连侦察兵合影。前排左起屈健、颜峰、姚志杰、边指导员、许正楼、汪如申、姚万富、强风民,后排六个是现役的侦察兵  2010

    

    七号晚上,到场的39位战友在酒店聚餐,真是开心极了,大家相互敬酒,共度联欢之夜。

    此前,班长已预先和我通过电话,让我负责把侦察班党进友“揪”过来,又专程和颜峰通了气:“争取把姚志杰带过来。”王国良不知有何心事,这次战友相聚不太积极。班长得知后特意和王国良、强风民通了电话,班长原计划先到无锡和我汇合,不放心王国良,所以先到长兴,目的是想让侦察班的七个弟兄全部聚在一起见个面,班长用心良苦。

    七月底,班长给我发了条短信:“争取全班在无锡相聚,我想你们了。”这条短信,让我看了眼泪哗哗,心里话,二十多年来,我也想念他们啊。

    席间,强风民过来敬酒,他怒着脸首先向我发难:“老姚,党进友呢,他怎么没来?”战时,强风民和党进友在偏马,两人结下了深厚情谊。

    今早上一见到班长,我就向班长做了解释:“党进友两囗子在广东东莞打工,提前2个月我就通知了,10天前又给他打了电话,5天前再给他打了电话,请他务必于8月7号赶到无锡,但他总说请不下来假。我告诉党进友,你只管请假,路费由我报销,但他还是没有赶过来,这家伙自尊心太强了。他儿子在上大学,需要钱,所以,他不愿耽误一天工作。” 

    铜山、长兴的战友距无锡较近,晚上就返程了,临别时场面感人,不少战友热烈拥抱,有人拍打着车窗,泪汪汪久久不肯离去。赵铁成感叹“见亦难,别亦难,弟兄们何时再相见?”说着话,他已泪流满面,老赵今天喝醉了。

    八号上午,老连长驾车早早来到酒店,按原来约定,他要带弟兄们到太湖边转转,看看太湖美景。我们分乘三辆车,沿太湖大道欣赏太湖美丽的自然风光,这里比以前漂亮多了,无锡正在规划太湖游览区,湖边的居民全部搬迁到了市内。

    中午指导员请客,我们赶到“绿色广场大酒店” 时,指导员已经在此等候,进入酒店,年轻的服务小姐们列队恭迎。

    5.webp.jpg

    图:团部大楼前合照2010

    

    落座前,指导员打电话给副连长刘玉勤:“今天六连战友聚会,你刁东西跑哪去了?”通了几分钟话,指导员说:“这刁东西完了,造纸厂倒闭,他是副厂长,老婆身体不好,刁东西完了”。 副连长刘玉勤今天没能到场,是个遗憾,他转业到了江苏盐城。

    酒宴延续了二个多小时,战友们和指导员握手相别。

    连长今天请了假,没去上班,他是个厚道人,驾车送安徽战友至“无锡北”高速囗,又返程将我们送到无锡火车站才肯离去。

    老排长徐跃这次没能参加六连战友聚会,他已是正师级干部,倍受全球瞩目的上海“世博会”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会场设在他的警备区,老排长重任在身,身不由己。

    这次战友相聚我心情也很激动,虽时间短暂,和弟兄们见了面,总算了却二十几年的心愿。我当兵的时间不长,有幸赶上了那场战争,和战友们结下了深厚情谊。

    2010年国庆节,也就是这次战友相聚一个多月后,我们的战友“炮兵侦察英雄”徐小丹走了,他女儿徐子佳告诉我,她爸爸临终前说:我这一生,最自豪的是当兵的日子。

    和老营长王玉江通上电话是几天前的事了,我告诉老营长,我整理了一份战地回忆,想发个电子邮件过去让他过过目,看看哪些方面记述的有漏洞请老营长批评指正。老营长很高兴,他说快三十年没见面了,过哩可好?我说很好,谢谢老营长关心。

    多年不见,老营长的乡音未变,他一付浓浓的山东囗音:“姚万富,你写的战地回忆,我有一本啦,写的不错。去年同事在网上看见,他们喊我,老王快来看,网上在说打仗的事,有个王玉江是不是你。我一看,咋不是呢,写哩就是我们的事,当时就给印出来了。”没想到,《战地日记》贴在网上后,竟联系上了这么多老首长老战友,令我感叹网络的神奇。

    炮声已经远去,硝烟早已散尽,那些个往事却一直缠绕在我脑海深处,我曾努力的想把它忘掉,努力的想把它从记忆中抹去,却总是赶它不走。那熊熊燃烧的火焰,那一幕幕血腥的战争场景似在昨天,似在眼前,二十八年过去了,睁眼闭眼都能瞅见。

    当兵的日子,让我有了无悔的青春。参战的经历,令我一生自豪和荣耀!十八岁,难忘的十八岁!十八岁,永远的十八岁!

     

     (全文终)      

    九妮 2012.06.10于广东东莞    

    

   

作者简介

九妮,原名姚万富,唐河县源潭镇马湾村人,军旅作家。原炮兵第九师16团6连老兵,1984年入伍,1984年6月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1987年退伍。


感谢微信公众号 源潭天空  支持

 

相关信息
典博网|唐河信息平台

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2018
豫公网安备 41132802000252号
豫ICP备14001867号-1